AmAke.cn
新闻传播学院/ 任飞翔《多行不义》
2014-11-9 组委会


作者/ 新闻传播学院 任飞翔



《多行不义》



人物介绍:

王翰林:高中毕业,没有考上大学,迫于生活的压力,跟着自己的表哥王永卫一起来到西安靠办假证维持生计

王永卫:地道的农村人,王翰林的表哥,为人踏实,30来岁不甘心一辈子在农村发展,来到西安打拼,靠办假证生活

李芳:一家服装店的销售员,为人善良,得知王翰林误入歧途后苦心劝其走正道

陈明:一位没有文凭的中年男子,靠王翰林两兄弟办的假证找到了一份工作,并成为公司经理

郝强:社会上的一霸,为人心狠手辣,游走于办证这一行业,强行收取保护费

翔子:郝强的小弟,但有自己的思想,郝强入狱后,自己奔向了自己的道路



陈明:北大的,硕士毕业证

王翰林:没问题,博士的也好办

陈明:那就是博士的,反正也办了一回

王翰林:那是,都北大了,那能不要最好的吗

王永卫:您要什么专业的?

陈明:工商管理,什么价钱?



王翰林:2000,先交定金1000

陈明:我打听的行情怎么只有4 5百啊

王翰林:您要的可是北大的啊,那二流学校您给2000,我也不敢收啊,您说是不是这个理。您心放宽了,还能上网查

陈明:成吧,这是照片,什么时候能做好,尽量快点

王翰林:做好了联系您,您就踏踏实实的在家等。

陈明交代好办证的事后转身离去。



王翰林对王永卫说:这傻帽,还博士,他咋不要个博士后呢。

这时,郝强带翔子走了过来

郝强对王翰林,王永卫两兄弟说:二位生意不错呀

王翰林,王永卫转身要走

郝强:哎,哎哎,别走。不交钱也成,麻利点给我卷铺盖走人,少他妈给我在长安区混

王翰林:凭什么呀,长安区是你们家开的啊

王永卫见情况不对,赶紧拉着王翰林走

郝强对翔子:给我盯紧点。

郝强拿出根烟,翔子连忙递上火

随后转身离去



王翰林、王永卫走远后。

王翰林:哥,你说你现在怎么变得这么胆小了

王永卫:你懂个锤子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

王翰林:那咱也不能窝囊成这样啊

王永卫:这跟窝囊没有关系

王永卫继续前行,王翰林瞅准了一架服装店

王翰林:哥,哥       你先回,我进去转转

王永卫:又转,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,这家店你都转过十来次了

王翰林:哎,你回嘛

王翰林说话便向店里走去



店内李芳和自己的朋友正在闲聊着,王翰林假装看衣服实际上偷偷看着李芳,李芳突然的往王翰林这里看去,王翰林马上把头转过去,这时,李芳的朋友也发现不对劲,走向了王翰林身边。

李芳的朋友:喜欢就可以试下

王翰林自己也察觉到被发现了,说的王翰林不好意思,转身离去了。



 



王翰林和王永卫回到了自己租的小房子里。

王翰林拿着记录本嘴里边嘟囔着边写着:张经理   181••••••

王永卫:这几天咱就别出去了,避避那狗日的

王翰林思索了一会突然:哥,要不然咱也去收保护费吧

王永卫:胡说,咱可不能干那缺德事。

说话继续在床上摆着牌

王翰林也记录完了,拿起了桌上摆着假证本开始制作



第二天清晨,王翰林拿着假证本去与客户接头,客户拿到本子仔细观摩着,突然李芳路过,王翰林连忙将业主拉进巷子里。

客户1:怎么啦

王翰林:没事,没事

客户1:多少钱

王翰林:和定金一样,再交五百块钱

客户1把本子一收,往口袋中掏钱,钱往出拽的时候,无意中将兜里的警察证掉了出来,连忙捡了起来塞进了兜里,手里拿着钱数着,数好了五百块递给王翰林

王翰林还在为看到那警察证呆住了,接过钱后,客户1正要离去,王翰林赶紧拽住客户

王翰林:其实吧•••这证也不难办,给你打个折。

从手中抽出200快归还给客户1。客户觉得很奇怪还是接了钱,拍了拍王翰林的肩膀扬长而去。这时,郝强又带着翔子过来,一把将王翰林刚收到的300块钱拿走,对着王翰林笑着。



王翰林被拉到工地旁的废墟处,被暴打了一顿。

郝强冷嘲热讽:哎呦喂,这下手也忒狠了点吧。小子,我告诉你,以后要再不交的话,我连你哥一起弄。(边说边用手摁着男2被打青了的脸):知道了没有

王翰林:钱我没有,要不然我跟你混。

郝强大笑着:好小子。懂事,跟着哥混,亏不了你。

翔子听着这话,一脸无语的表情。

王翰林起身:你不能动我哥,更不能让他知道。

郝强:这就是你的条件,成。哎,他是你亲哥啊,你这么护他

王翰林:是我亲哥



王永卫在家中接着电话,对着电话的那头:你咋不相信我呢

王永卫:好好,明年回,明年一定回。现在?现在可不行。现在去算怎么回事。

王翰林也推门回到屋中,脸上都是伤痕,王永卫看到了:我有事要跟翰林说,行了,别问了,先这样。

王永卫抓住王翰林的脸转了过来:谁让你今天出啦。

王翰林并以为然,开始忙自己的,拿出记录本开始记录需要记录的东西。

王翰林:约了业主,今天交货。

王永卫:那狗日的今天又堵你了是不

王翰林:哥,我想单干

王永卫愣住:啥

王翰林:就是你干你的,我干我的

王永卫坚决不同意,拿出跟演:不行,你要是缺钱,我这有

王翰林:我不缺钱

王永卫:那这样,以后咱挣的钱都放你这,你随便花行了吧

王翰林:我不要,该是谁的就是谁的。你要不同意,我明天就搬出去

两个人都沉默了,王永卫继续抽着烟,王翰林趟在床上



郝强带着翔子,王翰林将又一办假证的拉倒废弃的工地旁:你他妈交不交。

翔子指着办假证的:哥们,识相点

办假证的:都是同行,犯不着自己搞自己人吧

郝强:少他妈扯淡,想他妈在长安区混,以后每个月给老子备好1000块钱。不贵啊

办假证的:大哥,出来混,都不容易啊

郝强回头望着翔子,示意打

翔子上去就是一拳。

翔子:我叫你妈不给。

那人发出真真惨叫

郝强:还叫,还叫

郝强回头又看着王翰林:你他妈在这手插在兜里当大爷啊。

王翰林看着郝强不说话,在地上随手拿起块石头,朝办假证的走去,翔子看到了忙拦着,王翰林拨开翔子,上去就是砸。只听见办假证的大叫一声,后头郝强得意的笑着



李芳下班回家的途中,一个小偷从巷子里冲去,将李芳的包抢走,就在这时,王翰林从后头出现,朝着小偷追去。

王翰林:站住。

李芳:找小偷,站住别跑。回来你。

王翰林和小偷继续飞奔着,转了几个巷子口后,小偷停了下来,将包交给王翰林,王翰林顺势拿住包向地下倒去,这会,李芳也追随过来了。李芳将倒在地上的王翰林拉着起来

李芳:起来,没事吧你

王翰林:竟然让他跑了

李芳:没事,太谢谢你了,谢谢你啊



事后,王翰林和店员找了家饭店吃晚饭。

王翰林:你好,我叫:王翰林。

李芳拿着筷子吃着菜:你就住在这边吗?

王翰林:我自己租的房子,离这里不远

李芳:还上学吧

王翰林:我已经实习了,在国贸那边,一个外企

这时,服务员端着菜走来

服务员:您好,打扰一下,给您上菜

王翰林:咱们,咱们留个联系方式吧

李芳笑着



第二天清晨,王翰林,郝强,翔子三人一起站在大街上转悠着。

翔子:强哥,上次那人也不想有钱人,咱,咱还弄他吗

郝强:你他妈脑子进水了吧。碰不上有钱人就死啊。你可怜别人,谁他妈可怜你啊

这时又一位客户2前来领证,翔子将业主拉到一边。

客户2:对了,我那个证呢,还有哪个啊。就,就我给你做底版的那个

翔子:那个,还要吗

客户2:你这不是说笑嘛,当然要呢,我那时借别人的

翔子掏出业主当时给他的底版拿过去又收回来

客2户:对,对,就这个

翔子:再加三百

客户感到莫名:啊

郝强和王翰林也相继走来。

翔子:一共五百

客户2:你不能这样做生意啊,这都说好的,怎么能说变就变呢。

郝强不管那么多,从翔子手中将底版拿来,证准备撕。

客户2连忙制止:哥,我给啊,我给





旁晚,王翰林回到出租房内躺在床上,王永卫也在桌子上忙着办证

王永卫:今天我碰到那狗日的了,结果没有动静

王翰林:人家都忙着赚钱去了,谁还有时间理你啊

王永卫:保不齐哪天有时间又跳出来了

王翰林:哥,只要你自个别送上门去就可以了

王永卫:哎呀,咱干这个,不出事就烧高香了



一天清晨,一位客户跟王翰林在一块空地接头,领取假证。当客户3走来后。

王翰林拿出警察证:警察,看什么看,便衣,抓的就是你们这种用假证扰乱社会的。

客户3一定转身想跑,男2一把拽住业主往地上摔。

王翰林:走,跟我走一趟

边说边拉着客户走。

客户3:大哥,咱有话好好说好不好。

王翰林:走走走走

客户3:咱有话好好说行吗

王翰林:不走是吧  啊 罚款五百

客户3:我没五百

王翰林听业主没钱,继续拉着客户走:走走走

客户3: 等  等

客户3从衣服口袋中掏出了自己所有的钱交给了男2

王翰林不信,搜业主的身。

客户3:真没了,就这么多

王翰林搜完上身,搜下身的时候,又掏出一百来块钱

王翰林拿到钱:你丫,别让我再逮到你。

王翰林说话便离去

客户3一个人留在那:shit





王翰林带着鲜花走进李芳的店里,拿着鲜花对着李芳,抵到李芳手中,李芳幸福的望着王翰林





王翰林回到出租房内,自己在地上坐着俯卧撑锻炼着。王永卫靠在床上吃着花生米喝着啤酒

王永卫:那女的西安的?

王翰林:西安的

王永卫:靠谱吗

王翰林:靠,我让她靠就靠

王永卫:你今天拿着束鲜花送给人家,我现在想啊,浑身炸痱子

王翰林:不就束鲜花么。那假证跟炸弹似的,你不也天天拿在手里

王翰林做完俯卧撑后,将衬衫丢床上时,兜里的警察证不慎滑了出来,男3拿起来看了

王翰林起身准备去洗漱。

王永卫:你,你等等。这个你用来干什么

王翰林愣住了看着王永卫

王永卫:你学会敲诈了是不是

王翰林:不,哥,你也别说那么难听

王永卫气得将酒瓶往桌子上拍

王永卫:出来的时候我怎么跟你说的。我说,咱踏踏实实的赚钱,不玩这些歪门邪道

王永卫说完便要把警察证撕毁

王翰林连忙冲过去:哥,你拿来

王永卫:你干什么

王翰林:拿来

王永卫:你觉得你能耐了是不,你给我一边站着去

王翰林一脸不服气:歪门邪道,这偷和抢有什么区别么

王永卫:是啊,你说的对。偷和抢是没什么区别,可是偷和抢判的年数不一样你知道不

王翰林:行了行了行了

王永卫:咱们现在是收别人送来的钱。你这是拿刀向别人要钱。这个能一样吗?是啊,咱们办假证是个罪。可是你拿着假证去冒充公安是更大的罪!知道不

王翰林:你还有完吗



 



早晨,一位男子接着电话:喂,我在这儿,你快过来吧

男子:对对,还是在那,就那

这时,陈明走了过来

陈明:你在这干嘛呢,我还没来得及找你算账呢。上午的财务报表你怎么做的

陈明说完看了看前方,看到了原来给自己办假证的王翰林,转身离去

王翰林走过来将假证递给男子,男子连忙收起来

王翰林:他谁啊

男子:我们头,部门经理,刚提的。厉害着呢,被他发现就死翘翘了

王翰林:什么学历

男子:博士,正宗的北大工商管理毕业,比我这假的强多了

说话男子拿出钱来数给王翰林





一天上午,王翰林和李芳一起散着步。

李芳:你们公司平时忙不忙

王翰林:平时啊,朝九晚五的,不过有时候也会有点忙

李芳:你都干些什么呀

王翰林:我呀,就是整天坐在电脑前,其实挺没意思的

李芳:具体点

王翰林:具体点,管销售,那些人特别难缠,尤其是那个陈经理牛的很

王翰林和李芳找了个石凳坐了下来

李芳:你不想请我去你家看看嘛

王翰林:当然得请,不过,今天不行。等哪天我收拾干净了请你去

突然李芳在地上拾取一张办假证的名片,仔细的观摩着,一旁的王翰林很是尴尬



 



李芳请王翰林去了家里吃饭。

阿姨:工作几年了

王翰林放下筷子:阿姨,我工作两年了

阿姨:老家哪的

王翰林:我家就陕西的

阿姨:你住在哪 啊

王翰林:我自己租的房子

阿姨对着李芳说:你姑家表哥来了

阿姨:吃完饭,咱看看去

李芳:哦,行,明天再说吧。一会,等效我们两个要去看电影呢

阿姨:明天他就走了

王翰林难为情的看着阿姨,李芳:赶紧吃





王翰林回到出租房中收拾着自己的东西

王翰林:说到底不就是因为咱们没钱么

边说边整理:要是我手里有十个亿,我告诉你,他们想要什么我给买什么

王翰林:什么西安人,就算我是黑社会的,没准他爹娘还一天到晚跟着咱呢

王永卫:人家女孩同意和你住了吗

王翰林:这不是准备的嘛。哥,你给咱弄张大学毕业证。那个,也别太好的,再给我弄两张荣誉证书,咱也荣誉荣誉





整理好东西王翰林来到了新租的房中,趟在床上思索着,翻来覆去,找出了记录本翻看着,找到了陈明的电话,经过一个晚上的思想斗争,第二天清晨下定了决心准备去找陈明

王翰林来到了陈明所在的公司

陈明:这么大的一个公司,什么事都得我去啊

陈明正在训斥员工:那我叫经理啊

这时,王翰林推门走了进来:经理

陈明:你是?

王翰林:你不认识了,我是某某某,

陈明想到了当时给他办假证的男2,连忙起身前去握手:奥,你好你好

王翰林:当上经理了哟。不错嘛,这才对得起博士的头衔嘛

陈明听到着马上尴尬了连忙差使员工:你先出去吧,回头再谈

陈明见员工走后,松开男1的手:你来干什么

王翰林:没事,就是顺路上来看看

陈明坐下来细声的:你想怎么样

王翰林:不怎么样,就是过来看看你

门外又传来敲门声,陈明:我这还有事,你等下再来

王翰林笑着看着陈明,陈明低头感觉到了王翰林这次来的目的,俯身到包里取出一万块钱放到桌上,王翰林看着这么多钱,愣住了眼

陈明:这个你拿走,以后别再我面前出现

王翰林:我,我不是为了这个

陈明:嫌少?

陈明接着从包里又拿出一叠一万元钞票放桌上

王翰林看着钱又多了,有看着桌上的钱不做声,这时门外又传来敲门声

陈明:等会

接着从包里取出一万元来

陈明:这是极限了,再玩下去我可报警了

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的男2拿手抓起三万块钱往衣服里放

王翰林:谢谢

说话便转身走了,只留下陈明坐在办公司嘟着嘴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



 



早上在陈明这尝到了甜头了男2回到了新的出租房内,又拿起了记录本翻看着上面的号码

找到了陈老板的号码,拿起手机播起了号码

王翰林:喂,是张老板吗

张老板:哪位

王翰林:我,我上次给你办了个营业执照还给你刻了个财务公章

张老板:怎么

王翰林:我最近手头有点紧,能不能

张老板:(这里不需要说话)

王翰林直接火爆着说:我这急着用钱,你看着办吧

张老板:你要借多少

王翰林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:你的照片、住址我这可都存着呢

张老板:你不怕我报警?

王翰林:哟,你倒是报啊,谁怕谁呀?我要是把这些东西向有关部门举报一下,后果,你懂得

门外传来了店员的敲门声

王翰林:你先考虑好了吧,我这有点事

说完便挂了电话,走去开门

王翰林:是李芳吗

李芳:是我

王翰林:你先等会,等会啊

王翰林跑到桌子上将精心准备的蜡烛点好,气球放好,把灯也打开了,整理整理发型过去开门

李芳:宝贝,你这一点也不好找

李芳进来后,看着男2给他摆的爱心,精心准备的一切陶醉在其中

王翰林:这也安静,环境也好

王翰林边说边把店员的包放下,看到了店员带来的饭

王翰林:亲爱的,你怎么知道我没吃饭

李芳:啊,我猜的

李芳羞涩着,咬着嘴唇:你一个人住在这啊

王翰林走上前去抱住店员:这不马上咱两了么

李芳:你松开,这样不好

王翰林越抱越紧

王翰林:哎,今晚就别走了

李芳:今天,不行,你先松开嘛,松开

王翰林不听继续抱着

李芳:别这样嘛,松开嘛。你先去吃饭行不行。先去吃饭,先去,快点

王翰林只好听店员的话,松开了去吃饭,两个人惬意的坐在床上,王翰林吃着饭,将饭打开,第一个送到李芳嘴边,示意要给李芳吃第一口,李芳直摇头,王翰林自己便吃了起来

李芳:你一个月工资多少呀

王翰林:四千多

李芳看王翰林刚吃的嘴角有油,便拿起纸巾帮他擦

李芳:别乱花啊

说话两个人会意的笑着,头顶着头,秀着恩爱



 



王翰林吃完饭后,送店员下楼,在楼下的路灯旁时

李芳:就到这吧。我自己回去就行了

说完自己便往前走,刚走几步,又侧着回头

李芳:过两天,我搬你那住去

王翰林自信的说:你跟你爸妈说,我不会让他们失望的

李芳听着这话心里乐着,往前走去

王翰林也得意着望着店员远去的身影,久久不愿离去



 



又一天清晨王翰林来到自己上次放钱的那片空地处来取三万块钱,从砖下拿出钱时,一位警察从他身后走过,他心里一阵,胆战心惊的



 



回到家中,他哥王永卫把上次他托付给办的荣誉证书和毕业证给送了过来,王永卫打量着王翰林的新租的房子,指着桌上摆放的电脑

王永卫:跟哥说实话,你买这电脑哪来的钱

王翰林起身做到电脑前:办证挣得 啊

王永卫:办啥证

王翰林:哥,我最近接了几单大生意

王永卫一脸不信的表情,从烟盒中抽出一根烟:啥大生意

王翰林:哥,你就别管了

王永卫:不是我别管,你看啊,别人姑娘既然看上你,愿意跟你,你不为自己想也得为别人姑娘家想想吧

王永卫:你说你俩要是万一

王翰林没得王永卫说出口:哥,我答应你,我以后不接那些危险的生意就是了

王翰林:就算你不说,我也准备找别的工作了,咱也不能瞒店员一辈子吧,对不对

王永卫抽着烟,点着头,表示同意





第二天清晨,王翰林来到店员家楼下,接李芳去出租房,李芳从楼道内走了出来,王翰林连忙上去帮忙拎行李和包,拉着店员走,店员后头看着家,非常不舍得,但又看看了王翰林

李芳:走吧



 



王翰林和李芳回来了出租房内,进了房间里,王翰林将东西放下,一把抱住店员强吻她

李芳:翰林  你干嘛  你干嘛呢  翰林

王翰林依旧强吻

李芳大声喊:放开

王翰林双手抓住李芳的双手:从今以后,你就是我的人

说话便继续抱着李芳,店员不反抗了,两个人抱在一起走到床上缠绵



 



第二天晚上,小两口从奶茶店拿着奶茶小甜蜜的走了出来,碰到了郝强,翔子

郝强:哟呵

王翰林见状忙拉着店员走

郝强:哎哎哎,甭走了

王翰林看躲不了,索性也不走了,回头见郝强,翔子

郝强:好些日子看不到你人了

郝强瞅着王翰林身边的女孩:哟呵,这弟妹啊,长得怪漂亮的,行 啊   小子

王翰林:强哥,我今天有点事,要不咱明天碰个面   成么

郝强:明天,你说的明天

郝强带着翔子走了,走时还不忘回头看李芳:走了 弟妹

李芳觉得莫名的奇怪喝着奶茶,王翰林拉着李芳走



 



两人回到家中,店员觉得晚上喝奶茶时的事很蹊跷,趁王翰林洗澡时,翻起了王翰林的东西,翻到了王翰林的记录本,看了起来,这时王翰林也洗完了正准备往出走,李芳听到声音,连忙交记录本收起来,王翰林这时也擦着头发走了出来,李芳将王翰林拉到床边

李芳:翰林,来。翰林,我问你啊,今天晚上咱们在街上碰到的那两个人是你朋友吗

王翰林:犹豫了会:不是朋友,在公司里认识的

李芳:翰林,我和你在一起就是觉得你人老实,可靠,可以踏踏实实的过日子

李芳:我希望我们永远都能这样,行吗?

王翰林点着头:嗯



 



第二天王翰林应昨晚郝强的约,来到了空地碰头

郝强:这都两个月都没看到你人呢。是不是不想干了?

王翰林不服气的:我应的钱,我到现在一个子儿都没有见到

郝强:哟呵,还真不想干了,行啊 给钱

王翰林正经的说:我已经不办证了

郝强:从良了,是吧

说完拿拳头捶了捶王翰林的胸口,头一甩,示意接着往前走



 





待郝强走后,翔子坐在工地旁单独找王翰林聊

翔子:他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你的。去年也有个兄弟,想洗手不干了。结果被整的很惨

两人陷入思考的时候,望着前面空地上,看见一个工人正放下铲子,准备休息一下

工人拿出口袋中半块方便面坐在工地上啃了起来。

王翰林看见那工人正脸后,想起了当初

(回到当时男2冒充警察骗客户钱的场景)

再看着如今的客户现在的工人,心里好像明白了些什么



 



又一天早晨,王永卫正在大街上谈着办证的生意

王永卫:兄弟啊,这价格咱好商量  对不对

这时郝强出现了,王永卫连忙让客户将证收好

王永卫对客户:你再好好考虑考虑

郝强:办证是吗?我这有,比他便宜

王永卫:我这比他便宜

郝强:找事是不是

客户见情况不对忙把证还给王永卫,自己离去了

王永卫:什么找事,我这找生意

王永卫见到手的生意跑了,指着郝强:行啊

郝强:行啥行?你弟弟他妈的从我这里撤伙了,艹,以后该多少钱是多少钱你给我交上

王永卫:啥意思

郝强:问你弟弟去    他妈的

说完郝强转身将烟头丢掉走去,王永卫也气急败坏的掏出电话给王翰林打电话



 



王永卫独自一个人回到自己的出租房内,猛抽着烟,心里那股气啊。这时,王翰林推门进来了,王永卫将烟丢掉,冲上去就是一拳

王永卫:你小子能耐了是不是

王翰林:你疯了吗你

王永卫:我是你哥,我管不了你吗

王翰林也操了,一把将王永卫推到床上

王翰林:你有病啊

王永卫起身向王翰林打去,两人厮打了一顿

王永卫气得脸发红:你呀,上了贼船了,你想下有那么容易下吗

王翰林还一脸无辜:你以为我愿意啊,我还不是为了咱俩

这时两个人都坐在那说不出话来,王永卫又准备去烟盒中找烟消愁,无奈烟盒中就剩了一根烟,王永卫将抽出来的最后一根烟递给王翰林

王永卫:拿着

王翰林接过烟准备找火机点,王永卫拿过火机来要给王翰林点,王翰林不要,在王永卫的执意下,王永卫还是给王翰林点了,王翰林吸了一口后,看着王永卫,将烟又递给王永卫,兄弟俩又释怀了



 





第二天清晨,王翰林找到郝强接头

王翰林:你说吧,要多少钱

郝强一脸不可一世的表情:怎么着啊,良心发现啊。甭提钱,废纸一张,忒他妈俗。只要你还跟着我干咱还是兄弟

王翰林态度很明确:不可能

郝强:行啊,两万

王翰林:我哪来那么多钱啊

郝强:那我管不着,我告诉你啊,三天之内我要见到钱。你他妈也知道,我呢,也不是好人,

郝强拿手搭在郝强肩上

王翰林:少点

郝强:少不了

王翰林一把将郝强搭自己肩上的手甩开

王翰林:行,两万就两万

郝强拍拍郝强的脸,走了



 





王翰林回到家中,正在为哪里才能弄来两万块钱发着愁,他不停的抽着烟,希望能在烟草中麻痹自己,突然他脑海中闪出一个想法——笔录本

他连忙去抽屉中翻找自己的记录本,又找到了陈明的号码,拿起了手机拨起了号码





王翰林第二天来到停车场取钱

陈明:要是再有下回,别怪我不客气

王翰林拿着钱掂量了下:我已经金盆洗手了

陈明将钱拿给王翰林后就走了,王翰林也将钱手好,看着陈明离去,里面有些自责



 



王翰林拿着钱到废墟场找郝强交两万块钱拿给郝强,王翰林转身就要离去

郝强拿着钱:哎,别走啊,这是你哥两补交的保护费,以后每个月还得按时给我交,知道了吗?

王翰林:凭什么,我已经不干这个了

郝强:行,你小子有种!你可别忘了,你还有一哥呢,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?你现在退出不就为了那娘们吗?你现在在哪里高就她好像还不知道吧

王翰林:你别太过分

郝强:我不能过分,你放心,都是道上混的。懂规矩

说完斜着严重注视着王翰林



 



王翰林回到家中,看着已经入睡的李芳,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知道如何是好,自己坐在那抽着烟抓着头



 



第二天王翰林又来到陈明的办公室

王翰林:陈经理,找我什么事

陈明将王翰林招待在沙发上做下,桌上放着个保证书

王翰林一看马上噗通一下就站了起来:你放心

随即做下把字签好了



 



一天中午,王翰林刚来到李芳的店中,正准备进去接李芳出去吃中午饭,不巧的是,碰到了    郝强带着翔子来了

郝强:这么巧啊,刚好我在这店里看中了一件衣服,你跟你媳妇也商量商量,给老子也便宜便宜

翔子看郝强又准备找事,忙说:强哥,咱这不是要去会霸哥嘛

翔子:你知道的,霸哥最讨厌不守时的

郝强:行,那衣裳,我改明儿来取

翔子招呼郝强准备走,走的时候给王翰林使了个眼色让他走,王翰林也会意的点了点头





王翰林回到了家中,李芳已经躺在床上入睡,王翰林凑过去,靠到李芳的耳边

王翰林:最近有人去你店里找过我吗

李芳:没有啊,找你去我店里干嘛

李芳觉得奇怪:怎么了

王翰林:我就随便问问

王翰林说话就帮李芳把被子盖上,自己做到电脑前深思着,

(画面出现郝强看他的眼神,翔子今天给他示意的动作,以前客户在工地劳作,今天郝强那不可一世的表情)

这一切的一切让他烦躁,不停的抓着凌乱的头发,思考着什么



 



王翰林终于想通了,早晨带着帽子生怕人家看出来,来到固话亭,拨打起了报警电话

王翰林:喂,110么?这边有个办假证的,你们过来查一查





翔子和王翰林又在工地旁聊着天

翔子:你也够狠的啊

王翰林:你甭寒碜我了

翔子:他跟附近的地头蛇都有联系,小心他报复你

王翰林:你以后有地方去嘛

翔子跑上土堆上,拾起一块石子丢向远方

翔子:天大地大

翔子拍着胸口:还没有我容身之处

王翰林:我也找了个送水的活

翔子慢慢走下土坡:咱么,可都算浪子回头啊

王翰林:翔子,你帮我个忙

王翰林指着前方的工人,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,示意翔子去帮他给他



 



王翰林也自知继续瞒下去也不是个事,抽完最后一口,他决定要向李芳坦白



 



王翰林做下地上,将自己的假毕业证书荣誉证书一张张的撕去,李芳坐在床上翻看这记录本

王翰林:我已经就是个办假证的,现在你都知道了。要走,你      你就走吧

李芳:有个叫郝强的来过我店里

王翰林听着店员这么一说,他更加明白了。

王翰林:原来你早就知道了

李芳:我一直在等着你自己说

王翰林:你能原谅我吗?

李芳:还有什么没有说吗

王翰林:还有,还有咱们相识那天

李芳等王翰林说话:那抢包也是你导的对吧

王翰林点点头

李芳:我不是没有矛盾过,可是。。。。。。我真的离不开你

王翰林听到这句话后,从地上起来抱住李芳,李芳也将床边的记录本推了进枕头里,  原谅了王翰林



 



王翰林同李芳来到了李芳的家中,母女二人在房中争吵着

母亲:你今天就给我搬回来

李芳:妈

王翰林一个人坐在客厅里抓着头,不知如何是好

母亲:你要不跟他分手,你就别叫我妈,我就没你这个女儿

李芳:妈,我怀孕了

李芳说完就推开门,拉着王翰林

李芳:走



 



郝强被抓到监狱内,被审讯着

警察:你还认识哪些办证的

郝强:多了,我就怕你们抓不过来

警察:老实点



 



王翰林和李芳两人十指相扣在一起躺在床上

王翰林:咱们结婚吧

李芳:你还怕我跑了呀

王翰林顺势躺倒李芳肚子上

王翰林:我怕他跑了

王翰林说完又躺倒店员身边,李芳指着王翰林的鼻子

李芳:只要你不再做那些事了,我一定不离开你

王翰林:不会了,我早就不想做那些事了,我发誓

这会桌上的电话响了,王翰林接起电话

王翰林:喂,是我。是我哥,他在哪?公安局!?

王翰林嘴里嘟囔着:好 好

身边的李芳也坐不住了,起身想帮点什么

王翰林挂了电话起身去翻找自己的记录本,翻来覆去找不到

李芳明白了他的意图,自己将记录本递给王翰林

李芳:找这个对吧

王翰林看着李芳的表情变了忙解释:你别误会啊,我只是想找点关系救救我哥,就这一回

李芳半信半疑的表情:别让我失望

王翰林听完就翻起了记录本



 



第二天清晨,王翰林来到街头与自己当初帮办证时的警察接头,将1万元递给他

王翰林一脸焦急:我哥啥时候能出来

警察抽着烟:等着吧

王翰林:这事拜托你了,拜托你了。这事麻烦你了

警察:以后,你不认识我了

警察:我也没找你办过什么证

王翰林:绝对,这事你放心就是了

警察拍拍王翰林的肩膀走了

王翰林:您的号我早忘了



 



王翰林找了份送水的工作,领着水桶送起了水,这时电话也响起了

王翰林:喂,什么,还要两万?行,只要人能出来就行。好

面对两万的巨额款项,王翰林又陷入了困境,他望着远方,不知道如何是好,再看看眼前,发现正是陈明的办公楼,他没有别的办法,朝着前方走去了



 



王翰林又来到了陈明的办公室,走到陈明身前,陈明好像早就看出来了王翰林这次来这里的目的,从抽屉中拿出了上次王翰林签过的保证书

陈明: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你是在这份协议上签过字的

王翰林:您没记错,可。。。。。。。可这回我是来借钱的

陈明:有借有还,才是借。你这三番五次的有借不还  是什么呀

王翰林:以前是我不对,我给你赔不是了还不行吗?我这次真是火烧眉毛了!您就当救我一命,把钱借给我吧。我一定还你!

陈明轻蔑的笑着

王翰林:我把以前的一起还上

陈明:那我借给你,你还得起吗?

陈明这样一说快要激怒了王翰林

这会王翰林的电话又响了

王翰林:喂,警官

警官:我跟你讲,你赶紧的,人就快转移了

王翰林:您看着点,我马上给您送过去,马上

接完电话后,王翰林又走到陈明身前

王翰林:我求求你了,您快把钱借给我吧。我发誓,我某某某就算做牛做马也把钱给您还。您要是不借给我,我哥就。。。。。。

陈明在一旁冷笑着,王翰林看陈明也没有借钱的意思,彻底怒了

王翰林语气也变得强硬了:你到底借不借

陈明:我要是不借,你能把我怎么着

王翰林也没有说话,转身走到办公室门口,打开门

大声喊道:大家注意了,我有重要消息要说

陈明马上坐不住了,赶紧跟出来,把门靠上

陈明:你疯了吧

王翰林:我是疯了,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

陈明:要多少

王翰林:两万   我一定还



 



王翰林在公安局外等候着王永卫的放行,等候了半天,王永卫终于被放了出来,哥两给了个拥抱,一同离开了公安局





王翰林:哥,干一个,驱驱晦气

王翰林,王永卫还有李芳,三个人找了家饭店吃饭

哥两碰了个杯

王永卫:翰林,说是晦气,可是这几天是你哥这么多年来睡得最安稳的。以前在被窝里睡不着啊,怕买证的是便衣

王永卫情绪激动,指着北边:我还怕郝强那帮王八蛋来堵我,再怕就是你臭小子走上邪路。只有这几天,我在号里面睡得才最踏实

兄弟二人又痛饮了一杯

王永卫:我想好了,明天我就走,离开西安,回家种地也好,或是做小生意也好,踏踏实实的过日子。再也不做这个了

王翰林听到王永卫要离开西安,眼泪也落了下来,舍不得王永卫走,留下自己一人

王永卫:有件事你给我听好了,你也不小了。你就跟店员帮证领了,也得给人家一个交代

王翰林拉着李芳的手:哥,你放心,我跟李芳的事,我明天就办

王永卫:好,这回这个证,可不能是假的

说到这,三个人都笑了

王翰林看着李芳:可不能是假的

三个人一起喝了一杯



 



第二天早晨,李芳在天桥上等着王翰林一同去领结婚证,给王翰林打电话

王翰林:喂,宝贝

李芳:我在天桥这等你了,对呀,去登记嘛

王翰林:我这马上就完事了

李芳:知道了,好,那你快点

王翰林:好的

李芳:拜拜



 



王翰林领着水桶,准备下班去和李芳去登记,他往前方走去

前面有个戴帽子的黑衣男子(郝强)走来, 朝着王翰林捅了一刀便迅速离去

王翰林晃荡了几步,倒在了路上

而李芳还在天桥上等着王翰林

时间一分一面的过去而王翰林还没出现在店员面前

在夕阳西下里王翰林闭上了自己的双眼





剧终

发表评论:
昵称

邮件地址 (选填)

个人主页 (选填)

内容